【鹤发同檐】厦门大学鹤发同檐实践队探访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发布者:经济学院宣传中心发布时间:2019-08-05浏览次数:11


2019725日上午九点半,2019“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鹤发同檐实践队的五位队员们顶着炎炎烈日如期到达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了解上海市养老现状,并针对同居式养老模式、时间银行、养老社区等不同的养老模式的可行性及其是否具有推广普及意义等问题对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张所长进行了采访。



采访初始,队长侯晓宇为张所长介绍了同居式养老这一模式的内容、模式存在的意义。张所长在认真听取侯晓宇队长对于同居式养老模式的介绍之后,为队员们简要介绍了上海市目前的养老现状。

上海市作为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极高乃至是最高的城市,其户籍老龄人口(以60岁为界定标准)已经占总户籍人口的34%,远远高出了10%的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这一比例至少领先全国其他地区十年,可以说上海市目前已经进入了超老龄化社会,上海市目前面临的养老问题尤为严重。其次,社会对于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养老模式并没有达成统一的共识,虽然在十九大国家健康战略计划中中央已经提出了“9073”的养老模式(即90%的老年人由家庭自我照顾,7%享受社区居家养老服务,3%享受机构养老服务的养老模式),但是9073这三个比例究竟应该如何达到,在这三种比例的内部养老资源应该如何分配仍然是众说纷纭。

在此基础之上,张所长首先对同居式养老提出了两点质疑,一是同居式养老在现有养老体系中扮演的角色,二是同居式养老可以解决的养老人口的数量,即同居式养老在老龄化潮流中可以缓解的养老压力。针对这两点质疑,张所长首先对这种养老模式进行了原有论据上的探究。张所长引用了瑞士同居养老的例子,即“一个平方换一个小时”的同居策略进行说明。他指出,这种养老模式之所以能够在瑞士进行范例实验,主要是由于瑞士人口基数小,老龄人数少;其次,瑞士拥有较为完善的社会医疗服务体系,老年人在医疗方面并不缺少相应的资源;最后,这种模式即使在瑞典这类发达国家内,也并未得到推广,其中涉及的诸多问题是目前难以通过法律进行规范的。

在对瑞士“时间银行”这一养老模式进行论证之后,张所长以沪、厦两地的实地情况代表中国目前发达城市的水平,对同居式养老模式的推广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张所长认为,目前推广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否有可试点的土地,即是否有老人愿意提供住房来进行同居式养老的试验;二,双方如何进行条例的约定,这些条例如何规范,是否合法;三,双方对于互相提供服务的标准的认同问题,这是双方隐形矛盾存在的重要方面;四,政府是否有充足的时间和财力来做同居式养老的配对工作、是否其能够解决的养老问题数量与政府的投入相匹配;五,陌生人入住带来的安全问题如何解决。针对以上五点问题,鹤发同檐实践队的队员们与张所长进行了一一讨论。最终实践队队员们认为,同居式养老能够产生至少需要三个大前提,即国家经济水平必须达到发达国家标准、人口素质要比较高或者更高、国家相关条例必须完善。只有在满足这三个大前提的情况下,同居式养老才有可能有生存和发展的土地。而即使在其生根发芽之后,其能够解决的养老数量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在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实践队的队员们最终得出了目前该养老模式在中国并不具备发展的条件和前景,可行度不高的结论。

在同居式养老被证明不具备推广意义之后,鹤发同檐实践队的队员们进一步探究,目前中国究竟面临什么样的养老形势,又有哪些困难,如何去解决这些困难。带着这些问题,队员们与张所长展开了更为深入的探讨。


在采访过程中,张所长为队员们介绍了目前中国养老面临的主要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老年人口基数大与现有养老资源不匹配的问题;其次,在针对老年人的政策中,必须要考虑到老年独特的心理需求,即老年人中存在的“不服老”的群体心理状态。张所长以政策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为例,如提供助听器、轮椅等政策补助的时候,必须考虑到老年人对这些器具的接受程度等。随后张所长对上海市目前采取的养老模式进行了介绍。上海市贯彻国家提出的“9073”养老政策,并针对上海市目前超老龄化的现状,采取“居家适老化”改造、养老评估等多种辅助政策进行搭配,全方位解决养老问题,确保所有老年人都能够得到基本的养老服务。

在认真聆听张所长的介绍之后,队员们依次提出了影响养老因素及老年人心理感受的居家适老化改造、护理人员取消专业资格、时间银行等三方面关于养老模式的问题。

针对居家适老化改造问题,张所长告诉队员们,目前上海市有正在进行中的一些居家适老化改造项目,但目前仅限于部分试点,且多针对困难老人家庭,主要面临着资金方面的困难。针对这一问题,侯晓宇队长提出是否可以采取五险一金的方式增加适老化改造金,以解决资金的来源。张所长认为,对现有的五险一金的模式添加一金来解决适老化改造的方式主要面临着三个难题:一是有可能增加企业负担;二是社会是否有普遍的适老化改造的心理需求,是否会认同多增加一金的方式来进行适老化改造;三是适老化改造在养老问题中的优先解决度有限,不足以采取如此大的政策变动来满足这一需求。在目前养老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居家适老化的改造应当作为居家养老诸多模式中的一种补充,有针对性地落实到居家存在切实困难的群体,才能够达到最高的效用比。

在关于护理人员取消专业资格的问题方面,张所长认为,这是我国目前存在的特殊护理形式所决定的。长期以来,我国护理人员面临着工资水平不高、社会地位低下、社会认同度低、晋升困难等问题,由此产生了护理人员长期的严重短缺。而在我国目前严峻的养老形式之下,如何解决护理人员的短缺已经成为重要问题,可以认为,短缺的解决度优先于护理人员的标准化程度,以量换质的选择是测算后能够使实际效益最大化的选择。

采访的尾声,鹤发同檐实践队的队员们对影响老年人养老的首要影响因素进行了归纳并听取了张所长的意见,将老年人的身体健康需求放在了影响老年人养老选择的第一位置,并且逐渐由原来的单一模式的提出与探究,向养老问题的整体解决上靠拢;逐渐将模式的实际养老收益与养老投出比作为模式是否可行的重要考量因素;采取由点至面的研究方法,逐步将课题深入化、细致化,实现探究的可行性与探究的实际意义相结合。



最后,张所长与队员们在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会议室内合影,至此,本次采访圆满结束。通过这次实践活动,鹤发同檐实践队的队员们对于同居式养老模式和养老的基本情况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更准确的结论中,对于中国式养老有了更广阔的视野、更深的认知水平,并开始在不同角度对同居式养老进行了新一轮的探究。


/赵书宁

/陈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