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宿一治】观千剑,后识器——厦大独宿一治实践队拜访民宿行业协会副会长

发布者:经济学院宣传中心发布时间:2019-08-18浏览次数:10


为了深入研究民宿经济现状及发展前景,75日至78日,2019“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独宿一治”实践队赴往模范城市——杭州开展实地调研。

77日下午,独宿一治实践队一行共7名成员前往位于西湖景区的“春暖花开”客栈,采访杭州西湖景区民宿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晓明老师。



刘晓明老师自己本身也是一位民宿老板,在满陇桂雨内经营着两栋小楼。靠近门口处摆着厚厚一摞的留言本,随手打开一本,泛黄的纸张上记录着长长的文字。不同的笔迹,将租客们的心事尽数展现。

刘晓明老师性格爽朗,经营民宿多年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与事,经验也非常丰富。实践队成员们在与之闲谈寒暄之后,便切入主题,从民宿的方方面面向他请教。他也毫无保留地向成员们讲解,访谈内容可谓干货满满。

在刘晓明老师的叙述中,实践队知晓了民宿协会的前世今生。“西湖景区民宿协会2015年正式成立,在全国范围内是第一家专业性民宿产业协会。”协会的宗旨是服务,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针对西湖区域住宿行业的服务,无论是否是协会的会员;二是作为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联系的桥梁。比如与公安部门的联系,协会承担辖区内自查自纠、打分通告的功能;三是服务于想进入该行业的社会人士与团体。

接着,关于杭州民宿发展契机及现状,刘晓明老师也给予了详尽的回答。在提问201415年民宿发展迎来井喷期的原因时,他的回答让人耳目一新。“一方面有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影响;另一方面则与杭州本地的相关政策有关。比如在2014年前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西湖景区内大量会所被关闭,包括马云的‘江南会’,但消费需求和消费群体依然存在,因而民宿就成了会所的替代物,投资很高。”而杭州民宿行业目前经济创收则是出现了两极化的趋势,虽然总量庞大,却遵循了“二八定律”——少部分民宿挣了大部分钱,这令实践队有了深思的方向。

当说起民宿“野蛮生长”的问题时,刘晓明老师则表示:“目前民宿的定价十分混乱。”相比酒店有星级、定价有标准和依据,民宿的定价几乎是随心所欲的,游客不去之前几乎无法知道民宿的具体情况。政府目前几乎没有相应具体的监管法规或制度安排,仍用管理酒店宾馆的方式来管理民宿,也没有某一个部门坐下来去统筹安排其他部门对民宿行业进行统一管理。“当然,这是民宿发展所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刘晓明老师显示出对这种情况的宽容。

刘晓明老师认为民宿的前景是“返璞归真”。这个“真”就民宿的本真,所谓“民宿”,“民”在前,“宿”在后,也就是说民宿必须依托老百姓自己的家产,必须与老百姓自己的生活紧密融合。但中国大陆地区的大多数民宿不满足这个要求,它们的目标几乎都是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这实际上与当今国民快节奏、急功近利的生活心态有关。



采访结束后,刘晓明老师带领实践队成员们参观了他经营的民宿。实践队成员们得知,刘老师开办民宿的同时还从事其他副产业,比如自己种植和采摘龙井茶,形成一个采茶、品茶的收费体验项目;种植桂花树,做各种桂花产品;除此以外还有菩提制作项目、带队登山项目。民宿麻雀虽小然五脏俱全,每一个角落都承载着一段又一段的缘分。

途中,刘晓明老师与来来往往的租客朗声招呼,转而又向成员们讲解世道上积淀浮沉的二三事,眼中通透而明亮。

知世故而不世故,观千剑而后识器。这一次拜访,成员们满载而归时,收获的不仅是丰富的知识、开拓的思路、对民宿经济蓝图一点一滴的完善,还有那报告中难以阐释的沉淀。


/丁琳

/林倩